首页 >> 军事

北京情人1那些过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01

“她是个好女孩,我不知道你们最终会怎样,但也许你说的有道理,我不再阻拦你们,只愿你真的能给她带来幸福!”东的话言辞诚恳,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仍能感受到他对雪的深深眷恋,也许是他是真的很爱她!

“听说你写诗文写的不错,加油,希望你能功成名就!”这位东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此刻竟然鼓励起我来了。

“呵呵,没有,闲着无聊随便舞文弄墨地瞎写几句而已,都上不了台面的!”其实我心想,不是吧?怎么他的角色转换这么快。

……

但在他改变主意祝愿我能给雪带来幸福的那一刻,我忽然感到有些迷惘!

幸福?给雪带来幸福?

我还真就从来没有想过那么远?

是否,真的因为我的顽劣而破坏了一对恋人的感情?

可是,我确实也有些不可思议地喜欢上了雪,在不知不觉间被她所吸引,也许不只是被她那美丽的外表和容颜所吸引!

说也奇怪,接连后来的两三天,我都没有接到过雪的任何信息,她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焦躁不安的心犹如有十万只蚂蚁在心头盘旋,那几天联系不到她,老往吧里面钻。

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我正在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桃树,铃声叮铃铃地响起!

我一看,是雪给我打来的!

心头有些微微地激动!

不等她开口,我就先问她了。

“雪,你怎么这几天都像是消失了一样,打给你好像一直都关机,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以为你出事了?”

“哦,我,这几天的确遇到了一些事,面对的时候总觉得心烦,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她语气柔和,但却显得身心疲惫。

“是因为他的原因吗?”

“谁?”

“一个自称叫 东 的人!”

“你怎么会知道?”她有些不高兴地问。

“他加我找我谈过!”

“他找你谈?”雪此时显得有些十分惊讶:“你们谈什么?”

“自然是你啊!”

“这个可恶的家伙,真是有些变态了!”她像是喃喃自语道:“风,你别理会他!他现在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丧心病狂了!那天晚上他一直跟踪我,你打给我的时候,他正在追着我跑!”

“为什么要追你?”

“他喜欢我,所以他要追我啊!”她略带幽默地笑说。

我想那时的那个东的确是走火入魔丧心病狂了,他之所以会那样完全是因为雪,因为他认为他已经失去了雪!后来听说这个小伙为了挽回这段即将失去的感情,睡在地上打滚,去照顾雪的妈整整一个星期,但终究还是没有留住她![NextPage]

“即使他和我说过什么,你也不必在意,因为我不会为他所左右,但我想知道,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想了又想,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雪沉默了又沉默,那里迟迟没有声音,终于在纠结了老半天后和我说起了她和东的故事。

她说有一次一起和几个朋友到一个club喝酒,就在那个会所,她认识了东!当时大家在舞池里一起跳舞,站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的雪尤其惹人注目,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社会青年看见她在跳舞,带着几个玩伴推搡开拥挤的人群跟了进去,一直走到雪的身边,表情猥琐而又略带威胁地说:“美女,你跳得真好,赏脸一起跳个舞吧!”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我只是自己玩一会儿就走!”雪没有理会他,她说看着就不像好人。

青年见状没有退缩,反而继续道:“怕什么,慢慢就认识了!来!”边说着边就把手伸向了雪的腰间。

雪一下子打开了他的双手,眼睛瞪着青年。

“哟嗬,美女生气的样子也怪好看!”青年哈哈大笑,又趁雪不备伸手摸了摸她的下颚,周围几个玩伴也笑了起来。

舞池里有人停止了跳舞,和雪一起来的几个女孩子也手足无措。

纷纷劝她道:“算了算了,看着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走吧!”

这一边几个女孩转身正要离开舞池,但另一边的几个青年却不肯就此罢休,这几个青年是常年混迹在这家会所的 流氓,雁过拔毛,鱼过掉鳞,王八过了也要刮层皮,今天看见有如此美女,为首青年之前就和同伴声明:“无论如何,今晚一定要拿下那妞!”

“先别走!”青年伸手拦住。

“请你让开,你再这样无礼我就要叫警察了!”

“你叫啊!我强奸你了吗?警察来了又能怎样?哈哈哈!”青年笑得更加欢畅,“看看今晚你能不能走出这家会所?”

这时候,跟着青年的一个小弟走出来助阵道:“小妞,我们花少看得起你,那是你的福气,多少姑娘想被她骚扰看上他都不屑,你就从了他吧!”

原来那位社会青年叫花少,是一群不良青年的小头目,家里面估计有几个钱,所以就到外面花天酒地。

紧接着,更多的小青年涌了出来,舞池被一群小混混围了场。雪被围在了正中央。

花少对其他几个雪的玩伴说:“你们可以走了,我们只要留下她!”

几个小女孩呜呜地有些觉得惭愧,雪看着这样的情景也深感愤懑,焦急,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给家里人,以及警察,但舞池里的声音震耳欲聋,打通了也根本说不清楚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却又被那花少一把夺了。

“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想请你到包房里坐坐!”花少一边诡异地笑着,一边晃晃道:“要就跟我来!”

“雪,别去!他们不是好人,你去了就麻烦了!”

“但就算不去今晚我们也出不去啊!”

……

几个女孩子唧唧喳喳地讨论着,内心之中都泛着惶恐不安!

雪没有跟过去,花少再次回转身走到她面前,此时舞池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下一群混混,还全部都是花少的人。

花少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晚上,你就算是孙悟空,也休想逃出我如来的五指山!别再浪费精力了,你从了我,我不只当你玩玩,会诚心把你当女朋友的!”

“谁稀罕当你女朋友?”雪仍倔强地不肯屈服。

“嘴硬得很啊!看来非要在你脸上滑几下你才肯松口啊!”花少此刻面露凶光,恶狠狠地对手下说:“拿刀来!”

难道今晚,真的要遭遇劫数?[NextPage]

气愤顿时变得有些紧张,雪虽然告诉自己要镇定,但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在微微颤抖!

“天啊!谁来帮帮我!”她在心里呼喊,祈求上苍和神明。

说是迟,那时快!

正在这个时候,“救世主”出现了,而那个扮演救世主的人,就是东!据雪的回忆说,东表面上在跟着父母学做生意,但身上却有着很浓重的江湖味,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手下有一群朋友,都称呼他为东哥。

“住手!”东大吼一声。

花少回头,众流氓回头,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魁梧男子朝众流氓走了过来。

“花少,这个女孩你不能动!”

“凭什么?她不是你的人。没事别捣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个叫花少的青年认识东。

“你说对了,她就是我的人!”

“别扯淡!你什么人?”

东看了看雪,顺便使了个眼色,接着道:“她是我马子!行不行?”

花少嘴角狞笑着摇了摇头道:“好,给你这个面子!不过别太得意,下次见面就没这么便宜了!”

雪沉默无声,但对于这个陌生男子友好的白色谎言还是深为感激!

她在娓娓讲述,我却听得有些吃醋,这个东的出现,让我感到自己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或许是如此的渺小。

“那你们就走一起了吗?”我没好气地问。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蛮好的,处处都表现得很像个男人,只是说和我做朋友,期间见面过好多次,按照一般的逻辑,他也许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对我表现出非礼的行为,还抱歉地对我说那天谎称我是她女朋友是迫不得已,叫我别往心里去!一连三个月,他总是那么君子之风,对我处处关心,却从不要求我任何!终于有一次,我生病的时候,他不去工作,不去做事情,就守在我病床前守了一天,我被他感动了!做了他的女朋友!”雪慢慢和我说着。

我也感觉到这个叫东的男子很不一般,他有很强的定力,也有足够的思想和深度,不会轻易的显山露水,这才是真正的情场高手。我也不由得赞叹他三分。

“然后呢?”这些故事并不让我感觉愉快,但我仍然想听下去,于是问:“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还在一起吗?”

“没有了!我已经和他分手了!”雪有些忧伤地说。

“为什么?”我问。

(:李央)

肥胖症的原因

怎样控制体重不发胖

无副作用减肥药物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效果怎么样
小儿便秘治疗
老人晚上尿多该吃什么药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