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流年素心简语散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14

1

窗外的三角梅,被风大把大把吹落,露台上,飘着一片绯红。阳光闪烁在那粉红的花瓣上,伸出的手指因了触摸,随着掌上的纹路,一路渗透,亦清香起来。是这样渐失热气的秋天,温暖而寂静,阳光透过屋后的树叶,一如水般倾泻而来。

这样的日子,随意于菜市场,随意地讨价还价,一种寻常市井人生,寻常的喧哗,寻常地繁琐。明亮的天空,满满地罩着蓝,似一种人生,亦是一种病顽,难以言说的蓝,昭示着,秋的,高远与深遂。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不必太再意,亦无须刻意。

2

许久的疏离文字,放空的内心,似可以盛下生活种种。文字便被挤成一块小方块,

一如那飘落的落英,有着它的尺度,亦有它的痕迹。我喜欢把文字喻成花朵,可以绚烂一时,就那么一瞬便可以令人难忘,无关人生,亦无关生活。我相信,文字自有它的温度,可以永恒不老,不似那年轻的容颜,终抵不过岁月摧残。或者,文字只是一时的心情或是感悟,但,那是一种记录,许多人对于文字是不屑,我亦是不敢的,对于它,更多的是敬畏与爱护。

也时常觉得,无话可说。或欢喜的,或陌生,亦是无言无语。大多时候,把时间和记忆付与心内的自语还有文字的书写。有时,书写比言语更完整。

翻开历年的文字,也稚嫩也自我。无大气亦无沉稳。我仍身心护爱有加。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可以在里面涂鸦着,或直线,或弧线。随意而惬意。在它的面前,心灵得以安然。每次书写都是一次心灵之旅,连续着,积累着,也变化着。每个结尾与开端,它们不必有关联,仍可见证时光中遗落下来的瞬间。

有时也与书相伴,安妮说:好象在黑暗中隐藏了很久邮购现的时候,光线有些刺眼,让人晕眩。这个狡黠的女子,在她那宽阔的空间里,走着自己的人生,自我亦大气。我喜欢她笔下那有些自负又决绝的人物与场景,她可以把我们带到一个空幻的时空中,与之沉浮。

我亦喜欢《左手的掌纹》,具有图案美的树类上,还流连着淡淡的夕照,而脚底下的山谷里,阴影已经扩大。极喜欢余光中这样的描写,不被尘世纷扰,随着这些语句,看到他脱俗的风骨。

我不能去凭说一本书的好坏,既然成章,便有它独有的韵味。许久没有再看三毛了,亦许久没去翻开张爱玲。野夫这个名字,是在上无意中见着。便去淘来。《江上的母亲》看到一半,我的心灵便似被撕开的疼,平和而安静的叙述:我突然发现,母亲已经衰老了,她一生的坚强无畏似乎荡然无存,竟至一下虚弱得象个害怕的孩子……她艰难和一跃轰然划破默默秋江,那惨烈的涟漪却至今荡漾我的心头。这是一种切肤之痛,他的文字,似一道伤口,每一句述说都似一把盐。

4

许久没回100公里外的小村了。那个有着父母的故乡。秋天忙碌的人们,阳光下的笑容,还有那乡音重重的地方,安放着我的过往。这些情绪漂浮在空气中,流动而后漫溢。想起时心里安定而温暖。那一百公里以外的饱满的俗世生活,真实而自然,没有矫饰,亦不会虚浮,生活与情感的渐沉,令我身心都觉得最为安然,在心中不被修饰地延展着,继续着。

也想念二十多年前的那株木槿。在老厝的右边。我懂事时,它已经很老,干枯的杆身,祖父说,是曾祖父种的。要生养的女子一般不去种这样的花,老人说,这花会开不会结果,所以,年轻妇女,都不许去种它,由不再生养的老人去种。木槿生命力极强。无须根须,一小根枝丫,在春天里插于土上,来年就可开花。我们这里通常都叫它肉花。因为,它可以食用。木槿花期长,一个夏天,隔几天就可以吃它。合着茄子,放点酸菜。便是人间美味了。后来的日子,花开着开着,就这样枯了,而后腐干。

还想念老厝前的苹果树。曾祖父不知何时种的,到我关注它的时候,已经老大了。每年的春天它都出叶,枝杆就是不粗壮起来。人们都说,这是北方的东西,不适合在我们南方生养。真不出人们所说,这棵苹果树一直到它死,都没有结果过。曾祖父,就是不砍了它,直到有一年,父亲把那枯了的枝丫砍去,曾祖父只是咳嗽两下,不去理会了。

5

我幼时很是嘴甜,这是大人们说的,极爱清洁。后来长大了,便不怎么言语了,清洁还是一直是的。我也不知从何时起会寡言起来。不常与同年的孩子一起玩。后来长大了亦是如此,能够交流的很少,一两个或三四个,不再扩大,一直到现在。不太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与人相处起来总会疏离。

年少时,喜欢抬头看蓝蓝的天,春天的山野,秋天的落叶。或清新,或明亮,它们会令心情时而开怀,时而感怀。会一个人也哼着越剧,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被发现时,红着脸让眼睛与更远的山来一场邂逅,便不再去理会,还有谁在等我唱接下来的唱词。也采些番薯叶,连梗一起,隔着折开一小断,象极了京剧里的花旦前而垂着的长长珠链。也学着昆剧里的水绣,甩起小小的袖口。许久了,都不曾去拾起这些记忆,如今,再记起时,发现,它们也不遥远。

在这个悠闲的当口,想着过往,记着今时。日子就这样,走着。十月渐然过半,这个小城依然的井然有序,许多人找到了新的事情要做,许多人也需要学会新的笑脸,熟悉新的语言,一切都会平安过渡,秋也深了。

共 19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对很多人来说,最远的追忆,也不过是到童年,五六岁光景,不很懂事,却拥有独天独厚的快乐。年少时的蓝天,田野,落叶,都会让“我”嘴角翘悄悄上扬。尽管后来的“我”少言寡语,但那份自年少时起的纯净未曾更改。苹果树从没结过果子,木槿花始终盛开在每个夏天,故乡永远有“我”最温情的思念,那里的安然是“我”永远的惦念。文字是“我”的挚爱,是一个纯白的世界,任“我”随意涂抹,心灵得以静谧。感受一片花瓣的温度,阳光透过叶隙缓缓流淌,日子寻常而随意。舒缓的文字,倾诉着似浓似淡的情怀,此刻,聆听美丽!感谢作者赐稿流年,佳作,!【:晓文】

1楼文友:201 - 07: 9:12 美好而抒情的文字,读来心情惬意,如秋日的阳光柔和,美丽!问候作者,流年快乐!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引起前列腺炎原因

慢性肾炎的食疗

阴部潮湿吃什么药来调理呢

剖宫产术后腹胀不排气
女性月经血不畅的危害
青少年长高吃什么钙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