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莽荒圣君第六十七章一线生一线死未知网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9.25

莽荒圣君 第六十七章一线生一线死,未知

金浩宇和孤紫阳对视一眼,两个人一晃身,化为一道残影就朝着苍玄包抄过来。

“唳!”

孤紫阳显化本体,化身为三足金乌裹挟着漫天的太阳真火。待到临近苍玄时,那些火星竟然为一头头三足金乌,将苍玄困在其中。

就在这时,金浩宇一抬手,一口青红宝瓶便飞了出来,在空中急剧放大,直接朝着苍玄砸去。

“轰——”

宝瓶落下,恐怖的威压顿时席卷开来,虚空塌陷,一条条真空白带拉扯蔓延,方圆几千里的地方的都遭劫了。

“嗤啦!”

苍玄煽动君王之翼,化为一道黑白电光疯狂退后。然而这时,一条黄金色的绳索突然显化,一下子就缠在苍玄的身上,将他的身形定住了。

“两大镇族至尊器!”

就是早有预料这两人会有什么对付自己的杀手锏,但这两件至尊器的出现,还是让苍玄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苍!玄!纵使你再逆天,我就不信你能在两件至尊器的围攻下生还!”金浩宇心中堆积着太多的怒气和恨意。好不容易让他抓住这等天赐良机,这叫他怎么能不拼尽全力?

咔嚓!

青红宝瓶镇压而下,苍玄身后的君王之翼崩碎开来。

“阴阳二气,囊天括地!”血骨飞溅的场面让金浩宇变得更加的狂热。他将一身法力运转到极致,催动阴阳二气瓶,终于苍玄整个人吸纳到阴阳二气瓶中。

“竟然这么快就成功了!”金浩宇和孤紫阳都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他们的计划进展得这么顺利。

“收进我族的至尊器中,便绝无逃脱的可能!待到一时三刻后,那魔头苍玄化为脓血之后,孤兄自可将族中的王器取回。”金浩宇将那悬浮在空中的阴阳二气瓶收回掌中,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个不急。我要亲眼看着他慢慢的腐烂,在痛苦至极中死去。”孤紫阳列嘴,开口说道。他相信金浩宇也没有那个胆子敢图谋他们族中至宝捆仙绳。

“桀桀……”

两人冷笑,将神识投射进阴阳二气瓶中查看情况。然而,等他们都低着头盯住金浩宇手中的青红宝瓶时,一道纯白的光束瞬息间从瓶中钻出。

纯白的光束一分为二化为两道箭矢刹那间就贯穿了金浩宇和孤紫阳的身体。血花喷溅,映照的是两张愕然死灰的脸。

“不可能——”这是金浩宇和孤紫阳此时唯一不是健康的市场经济所能允许。这种畸形的消费需求的想法。只是来自身体上的痛楚,却无情的告知他们的想法是有多么的愚蠢。

“我说过你们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虚空扭曲,苍玄的身躯显化,只有上半身,拦腰而断,带着触目惊心的血。

“嗤噗!”

苍玄化掌为刀,十一种本源法则交织,混沌光雨涌现,凝聚在他的掌中。手起刀落的,两颗头颅便高高飞起。

“让我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你们也足以自傲了。”苍玄手掌一翻,紫火涌现,将这两颗头颅包裹,焚炼干净。

虚空王虫一脉的年轻霸主、金翅大鹏一族的至尊王储、金乌一族的绝代禁忌……这一日,陨落了太多有着足够分量的人。

“太阳体……”紫火燃尽,几枚符文虚影在苍玄的掌心跳动,流转无尽玄奥之意。

这几枚符文里面,蕴藏着古之禁忌体质之一的太阳体最深层次的奥秘。若是能参悟得了其中真意……有可能让这种禁忌体质重现于世。

苍玄手一动,那些符文随风而散。禁忌之体的修行之密,这是令百族诸王都会疯狂的东西,他却不以为意。

他有无敌心,也早已明白了自己要走怎么样的道路。

“滋……”血肉蠕动,断肢重生。足以令人意志崩溃的痛苦,仅仅让苍玄微微蹙起眉来。

他明白,他可以利用的时间不多了。

他的敌人还有很多,但在苍玄的心中,这封王路上的巨头,以及金浩宇、孤紫阳等人虽强,却始终连当他的对手都不配。

他的野心绝对超出所有人的与遇难者家属共渡难关。想象。

“咚!”

苍玄一脚踏在困龙岭的祭坛之上,手中一朵紫色火莲也随之砸落。紫火蔓延开来,这祭坛上,便有一道道繁复的道纹亮起,散发出璀璨的芒光。

这祭坛有点类似传送阵,连接到宙海的那端。而现在,他正在激活这座祭坛。

“苍……小子……不不不!大哥,等等我!”一道断断断续的声音传来,让苍玄脸色微微一变。

“累死道爷了,还好赶上了。”转眼间,一位有着红扑扑脸蛋的胖道人便出现在祭坛之外。他喘着粗气,一对黄豆般大小的眼珠子却朝着四处不安分的打量。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苍玄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举止猥琐的胖道人,开口说道。他可没有想到,这个无良道士,怎么会如此“碰巧”的出现在这里。

“诸王秘境一别,道爷可是想死大哥你了。我一听这封王路上有一位霸王风姿绝世,一想就是大哥你了。这不,就过来瞧瞧,也顺便看看能不能再随手捡几个宝贝。”三缺道人搓着手,一脸憨笑着慢慢朝着祭坛上的苍玄靠来。

“说实话。”苍玄冷言打断。他会信这个胖道人才有鬼。这家伙看似憨厚,实则城府极深,根本就不是善茬。

“宙海之中有我失落的师门传承!”三缺道人开口,带着赘肉的圆脸将笑意慢慢收敛。

“所以,你想跟我一起进入宙海?”苍玄开口,唇角划过一道清冷的笑意。那胖道人说话一向都是三分真七分假,不过主动权一直在他的手中,更何况当初这三缺道人还发过道誓会无条件答应他三个条件,不怕治不住对方。

“怎么……不可以吗?我知道我没有出什么力气,就坐享其成这很过分。但那师门传承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只要大哥能助我得到传承,以后小弟我一定会对大哥感恩戴德,赴汤蹈火,九死不悔啊……大哥!”见到苍玄似乎在思索着利弊,三缺道人马上就转变成哀求的语气。

那表演天赋,就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潸然泪下了。

“你是聪明人,跨过这道门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想清楚了,真的要跟随我,那就来吧。”苍玄袖手一挥,转身踏上祭坛上的石阶。

道纹再次密密麻麻的亮起,这座祭坛彻底的被激活了。虚空扭曲,一座门户隐现其中。苍玄摇了摇头,一步踏出,身形隐没于虚空之中。

他莫名的有一些感慨。

一线生,一线死。

有人恐惧未知的事物,而他一向喜欢冒险。

(天津)

马鞍山白癜风治疗
台州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降压效果怎么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