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宅女快穿系统030将军与遗孀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08

宅女快穿系统 030 将军与遗孀(3)

030将军与遗孀(3)

林小宅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司徒将军的营地了。

古代军营,通常女子一般不得入内,但楚白身份特殊,又掌握着重大军情,自然另当别论。

林小宅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司徒昊远,听到床上传来动静,司徒昊远慢慢回过头。

他大约三十多岁年纪,英伟绝伦,儒雅翩翩,仿佛不是一介雄赳赳的武将,更像是羽扇纶巾的儒生。

“你醒了,董夫人。”

“……司徒将军?”林小宅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谁后,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欠身行礼。“民妇见过司徒将军。”

“董夫人无需多礼。”

林小宅起身后,梭巡着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司徒昊远会意,“令公子安全无碍,正在休息,董夫人切勿担心。”

“孝亲和孝林,有劳司徒将军照顾了。”

“好说,董夫人先前所说的重大军情,不知为何?”当司徒昊远在自己营帐时,喜欢穿着一件蔷薇色的儒衫,手持一把黑骨折扇,儒雅风~流,意气风发。

楚白的身子本就羸弱,加上连日来的奔波,早已疲惫不堪。站了没多久,阵阵乏意袭来,不由伸出手,撑着桌子借力。

“董夫人――”司徒昊远连忙搀住她,扶着她在桌旁坐下,又为她倒了杯茶。

“多谢司徒将军。”

“董夫人身体不适还是先休息,本将稍后再来。”

“民妇的身体没事,军情要紧。司徒将军,烈国的军队已经过了汉水,不日便会攻打白都,还请将军及早准备,莫要被敌军钻了空隙。”楚白急切的道,为了这个消息,他们董家牺牲实在太大了。

“烈国攻打白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事先没有得到半点消息?”司徒昊远猛地合上折扇,前倾着身体问道。

“烈**队派了三十骑兵东出蓝关,秘密杀了关口二百守卫,蓝关关口已经被烈国掌握,就在五日前,已有一支军队秘密从蓝关进发,夜间行军,白日休息,直往白都杀来。”

白都是烈国和白国第一道也是最坚固的一道屏障,敌军一旦攻破了白都,那白都内里三千里地,将全部都在敌国的铁骑之下!到时候,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将是整个白国的浩劫。

五日前,算算脚程,再有两日,就会杀到白都,若这个消息是真的,可没有时间让他们整顿军防,需得立即派兵支援白都。

“这个消息本将都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楚白沉默了,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深为这个秘密烦恼,没有人相信她,从小她就被人当成怪物。后来她遇到了董若陵,这个聪明正直的男人,教她学会隐藏,如何保护自己,并娶自己为妻。这些年,楚白总算过上了安宁的生活。

而后来,她发现从小到大一直让她倍感困扰的能力,竟然能够帮助自己的丈夫,这让她很高兴,也让楚白一日日的开朗起来,对生活更加充满了希望。

可以说董若陵改变了楚白的一生,也是他给了楚白新生。

司徒昊远静静注视着对面的女人,温婉的面容上夹杂着淡淡的幸福和悲哀,那双比幽泉还要清透的眸子,仿佛会说话,又仿佛能够带人看穿过去流逝的时光。

“董夫人?”

“接下来民妇说的话,司徒将军可能不会相信,但民妇说的都是真的。”楚白长长叹了口气,将自己从小便能看到异象的事与司徒昊远说了。而这次,六扇门曾抓获一名敌国战俘,这名战俘抵死不开口,最后被自己人灭了口。在他死后,遇到了楚白,便把烈国要攻打白国的计划告诉了她。

得到这个消息后,楚白非常吃惊。夫妻俩一合计,决定将这个消息上报给朝廷。谁知那孙贼一口咬定董若陵是妖言惑众,更下令将他当场处死。接下来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你说……你能看到异象?”这异象便是看到人死后的灵魂,并听得到他们的冤情和心声。

“此事虽然匪夷所思,但民妇句句属实,没有半点欺瞒将军。”

恁是见多识广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司徒昊远,也无法保持镇定了。“如此离奇鬼怪之事,要本将如何相信你?”

楚白抬起头

宅女快穿系统030将军与遗孀3

,直视着司徒昊远,冷静冷清,一双幽泉般的灵眸闪过光辉,缓缓开口。

“三年前,司徒将军曾在六里渡杀了一名大盗,因为那大盗觊觎你手中那把黑骨折扇。但后来证明,那大盗并非要盗你的折扇,而是此折扇乃一故人之物,将军得知错杀此人,后悔万分,每逢清明,定得到他的坟前倒上几杯水酒。”

司徒昊远手中的折扇握得紧紧,那几乎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但这个女人,是如何知道的?

“这三年,你每每想起此事,都痛苦难当。但今天,你可以释怀了,那名大盗是故意撞上去的。因为他曾与人有过承诺,再见黑骨折扇之日,便是他到阴间报道之时。”

“……”

“他这一生做了许多坏事,原本五年前就该死去,只因临死之前做了一件好事,还留有遗憾,续了两年生命。见你之日,便是他大限之时。”这些事说来十分玄乎,楚白也并不清楚,只是听那大盗说起,让她某一日有机会,传达给司徒昊远。也让他放下往事,莫再介怀此事。

“你说的,都是真的?”这样的说法,真是疯了。可这三年来的遗憾,他连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告诉,这董若陵之妻与他无缘无故,在这之前甚至没有谋面过,何以她会知晓?

“若让本将相信你,你需得再提出一些有力的证据。”单凭一件事,又如何能让他相信她这等鬼怪乱神之事?可司徒昊远总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没有说谎,也不会说谎。她差点丢掉性命,拖着两个小儿躲过重重追杀才逃到这里,他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要骗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